基层文化馆站的数字化建设与服务对策研究 发布时间:10月13日

 基层文化馆站的数字化建设与服务对策研究

常州市文广新局社会文化处  吴建军

 

摘  要:多种因素促使基层文化馆站加快数字文化馆的建设,具体利用网络信息技术构建文化馆站网络平台,建设数字化文化资源。在此基础上,通过整合公共文化资源与服务、创新服务模式、完善数字文化的服务机制,来推进基层文化馆站的数字化服务。 

关键词:基层文化馆站;数字文化建设;数字文化服务

 

文化馆站是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建设水平直接关系到基层群众文化服务的辐射面和服务能力。经过新世纪十多年的发展建设,江苏省大部分地区文化馆站的硬件设施有了较大改善,文化服务形式和服务内容也有了一定变化。但随着信息技术、网络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江苏省众多文化馆站的建设与服务显得滞后,无法适应群众文化需求的变化。因此,在数字化、信息化的环境下,我们应根据群众文化的需求,加大江苏各地文化馆站及其服务内容的数字化建设,使文化馆站的公共文化服务逐渐走向数字化、网络化。

一、文化馆站数字化建设的动因

1.基层文化馆站建设的片面性

在江苏省文化惠民工程建设中,一座座充满时代特征、人文气息的文化馆不断建成并向社会公众开放。一些新的馆舍项目建成后,极大地改善基层公共文化设施,成为区县、乡镇开展群众文化活动的总枢纽、总阵地,成为先进文化传播者的重要载体。新建的文化馆站使各类文化资源得到进一步挖掘、整合和利用,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也为地方的文化繁荣发展提供了动力。笔者调查了江苏省13个地级市所辖区县及其部分下属乡镇,新建的文化馆站都具有一定规模,实体文化馆站的建设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和发展。比如南京高淳区的阳江镇、淳溪镇、固城镇等乡镇,新建了各具特色的文化站[1];江阴市文化馆新馆位于该市新建的天华文化中心内,建筑面积6500平方米[2];常州市钟楼区文化馆由区政府投资1000余万元,在青枫公园内建立了功能齐全、设施完备的近3000平方米的现代化文化馆。

由于受到群众文化服务内容和传统服务手段的影响,目前众多的基层文化馆站仅注重实体建筑的项目建设,而忽视了数字文化馆站的建设。与新建的实体文化馆站相比,各基层文化馆的网站平台建设与数字文化资源建设力度不够;与数字图书馆等公共文化服务相比,文化馆站的各项数字化建设则显得更为明显滞后。江苏省13个地级市的文化馆中仅有一半单位建立网站,下辖的区县文化馆搭建网站的也不是太多,乡镇文化馆站则更是寥寥无几。例如南京市下辖的11个区级文化馆中,只有玄武区、六合区第二文化馆、溧水区、高淳区的文化馆建立了网站。部分已建成文化馆网站的单位,也仅仅是个框架,缺少群众需要的数字文化资源。可见我省基层文化馆站的建设存在一定的片面性,未能实现实体文化与虚拟文化建设的同步发展,数字文化建设势在必行。

2.基层文化馆站服务的局限性

基层文化馆站面向所在地的群众,担负着组织或辅导群众文化活动、创作排练、培训文艺人才、保护民间文化遗产、发挥基层文化阵地功能的职能,并通过定期举办各类演出、展览、培训、讲座、研讨等活动,丰富地方百姓的文化生活。近年来,基层文化馆站通过各种形式开展文化惠民系列活动,已被社会普遍认为是开展公益性文化艺术服务和社会艺术教育、提高公民素质和幸福指数的重要场所。群众文化活动以节日演出、文化下乡、社区专场、文艺团队走街巷形式,展现给群众的文艺作品贴近生活、引领时尚。目前这些群文活动以一定的场地、人员等载体进行文化的传播,虽然给基层群众带来文化享受,但公共文化服务的受众面很窄,服务的手段和内容还比较单一。展览、讲座、培训等科普宣传、文化艺术辅导受到一定场地的限制,非物质文化遗产、地方民俗等特色文化还不能够以数字化形式向本地群众广泛传播,这导致目前基层文化馆站的公共文化服务存在局限性。

3.基层群众对公共文化的新需求

互联网改变了世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网络技术和多媒体技术的发展,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与应用,致使群众享受文化生活的诉求,已从传统的场馆扩展到虚拟空间的各种终端。人们借助计算机以及手机、平板电脑、数字化电视、电子阅读器等智能终端,以本地或移动式访问网上文化资源,享受数字电影电视、音乐戏剧、曲艺表演、网上报告厅和地方文化等公益文化服务。现在去文化馆站的群众少了,文化馆站的服务活动往往成为“面子工程”。可见,随着网络和数字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群众的文化消费方式和习惯越来越多地依靠网络和数字媒介,虚拟空间的影响越来越明显而深刻,基层文化馆站的传统服务已不能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

二、文化馆站的数字化建设措施

1.推进基层文化馆站的网络平台建设

在数字信息时代,网络通讯技术、信息技术在文化服务领域得到充分的综合应用,新的网络服务模式不断出现,文化馆网站成为基层文化活动的新平台,也是群众文化宣传活动的新形式,是广大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新方式,更是群众文化活动的新阵地和文化信息传播的新途经。基于网络平台的公共文化服务将成为文化馆站展示资源与服务的窗口。文化馆网站平台能快速有效地对外进行文化宣传,及时报道地方文化活动动态,传播地方文化特色,拓展艺术展览文化空间,展示地方网络艺术创作,搭建群众的创作平台,提供群众文化生活的新阵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生活[3]。建立群众文化网络信息平台并提供相关服务是文化馆站的基本功能,江苏省县区以下的文化馆站都需要建立和完善网络平台,通过网站平台来促进数字文化馆的资源建设与服务功能。

文化馆网站平台不是一个孤立的软件平台,而是对性能优良的集成管理系统、OPAC系统、数字文化资源、一站式搜索系统等应用系统服务的高度集成,系统具有强大的应用服务能力。因此,基层文化馆必须科学引进网站平台系统软件,同时把文化馆现有的资源与服务融入到系统中。在购置系统软件前,根据本单位自动化管理系统的特点和兼容性,有针对性地比较、评价国内外市场上的文化信息服务主流平台软件,搭建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网站,便于公众访问。

2.加强基层文化馆站的数字资源建设

数字文化馆可打破传统文化馆服务的观念,根据受众群体的诉求,提供丰富多彩的文化产品,拓展更广阔的公共文化服务空间,来满足群众享受文化的实际需要[4]。文化馆网站平台需要更多的数字文化资源,在网站平台框架搭建后,首先要考虑网站主页的栏目。网页栏目版块具体包括:群文信息、文化活动、音乐舞蹈、戏剧曲艺、民俗文化、地方文艺、书刊阅览、书画鉴赏、视频点播、馆貌概况、理论研究、艺术培训(辅导)等板块。从而为市民群众提供场馆介绍、活动预告、免费开放项目、开放时间、展览、视频欣赏、电子阅览、在线指导等文化服务。利用政府资金和民间捐助,积极引进数字文化资源,使群众足不出户有“文”可读、有“艺”可享。

其次,建立文化网络数据库。数字文化建设的主体是各类文化资源数据库的建设,数字文化馆通过丰富的数字化的文化资源,向区域内各类居民传播文化,为公众的文化欣赏提供素材。因而,基层文化馆站可有选择性地建立数字文化资源库,以适合各种人群的阅读。时下我省部分基层文化馆的网站设立“非遗文化”栏目,对本地区的国家级、省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简单介绍。我们可在此基础上,征得非遗文化传人的同意,把相关的内容数字化,以数据库的形式进行存储,利于更多的人了解和欣赏非遗文化。还可以建立体现地方文化活动的资源库,比如地方文艺研究、地方名人轶事、电子展览、讲座活动、广场文艺演出等。笔者访问江阴市文化馆网站,在“视频点播”栏目,如可在线观看“江阴市第十三届少儿故事”,浏览电子版《江阴文艺》[5];昆山市文化馆网站上设立“艺术精品”栏目,遴选当地“民族民间文化精粹精选”。同时,各基层文化馆站还应重视本单位网站的维护与数字文化资源的更新。

再次,将地方文化馆岗纳入全省数字公共文化服务平台。互联网的优势就在于“互联、互通”,随着国家级、省级数字公共文化服务平台的顺利建设,将地区文化馆网联接到这个大平台,就可以享受到海量的公共文化数字资源,极大地丰富地方文化馆网站内容,提升网站浏览量、利用率。

三、文化馆站数字化服务对策

基层文化馆的数字化建设是为了更好、更便捷地开展公共文化服务,让更多的群众足不出户,就可以参与丰富的文化活动,享受文化惠民的成果。我们不能将实体文化馆简单地搬到网络上,数字文化馆建设的最终目的是数字文化服务。数字文化馆不仅要进行文化服务资源的整合,还要创新数字文化的服务模式和服务手段。

1. 整合公共文化资源与服务

从传统文化馆到数字文化馆,都离不开文化资源与服务。数字文化服务是实体文化馆的发展和服务延伸,社会公众利用各种网络终端,通过有线或无线、移动网络接入互联网,以此访问文化馆站的网站,获取文化资源和各种文化服务。如果用户所在地文化馆的数字化资源前期建设工程和服务滞后,且拥有的数字文化资源、地方文化特色资源和从事的服务处于分散状态,那么就不利于数字文化服务的开展。一个基层文化馆站为了推动自身数字化服务的发展,必须进行数字文化资源内容的整合,把其主体文化资源作为数字化服务的基础内容,对互联网上各类开放的文化资源资源,各种适合跨媒体阅读的自建资源及第三方资源进行重组和扩展,并以兼容的方式展示给群众。同时进行服务项目和功能的整合,实现网络数据库资源的本地或异地移动访问。各类资源被整合到本地公共文化信息服务平台后,本地区所有的居民通过电脑、手机等远程终端,就能快捷享受电影、戏曲、音乐、电影节、电视节、文化节等服务。

2. 实现文化馆站数字化服务的协同发展

近几年来,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以下简称文化共享工程)建设在我省各地有层次地推进,使优秀文化信息资源的数量和种类不断增多,广大群众可以更加便捷地享受到最新的热点资讯、影视剧作和科普知识[6]。该工程在一些文化服务领域已逐步发展成为我省普及优秀文化信息资源的重要渠道,这为文化馆站数字化服务的协同发展提供了思路和经验。我省各基层文化馆站完全可以依托文化共享工程,在各地政府有关部门的主导下,吸纳社会有能力的组织参与,建立一个跨组织的整体治理结构,并通过构建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全面合作关系,通过互联网、数字电视、移动通信等多个数字传输渠道,利用计算机、手机、电视、移动播放器等丰富的终端服务设备传送数字文化资源、开展技术创新和服务。比如常州图书馆在全省率先开展电视图书馆建设的探索和实践,依托“智慧社区”的网络平台,已实现市区40多万户家庭的全覆盖,其成功经验值得全省文化馆借鉴。

3. 完善数字文化馆站的服务机制

在数字时代,为促进基层文化馆站更好地以文艺的形式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开展公益性文化艺术服务和文化交流活动等,我们需要建立健全数字文化馆站的服务机制。文化部在2011年第三次评估定级时把文化馆的数字化、网络化列入评估标准,在全国示范区建设的“创建标准”中第一次提出“数字化文化馆”的概念,“十二五”规划把文化馆的数字化、网络化建设纳入其中。按照上级规定的标准,各地政府的文化管理职能部门会同基层文化馆站,以文化惠民为宗旨,制定适合本地区数字文化馆站的建设与服务的标准规范、管理制度和相关服务规定。同时鼓励和引导民间力量参与公共数字文化服务的建设和服务监督,例如针对本单位的服务功能,创建网上文化论坛,利用社交网络、微博微信等,吸引更多的群众参与到文化馆的文化服务中,对文化馆站的各种服务进行网上评价,从而完善文化服务监督机制。

4.大力引进数字信息服务人才。

提供数字文化服务离不开数字化应用人才,纵观各级文化馆站,计算机应用、信息化服务等方面的人才非常奇缺,在推广数字公共文化服务中,迫切需要引进或培训数字应用方面的服务与管理人才,服务于数字文化馆站的建设。

综上所述,数字化时代广大群众的文化需求与获取方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基层文化馆站的群众文化服务面临巨大挑战,其服务模式、服务内容、服务手段都需要不断地创新。从实体文化馆站服务转向数字文化馆站服务,我们还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尽快建立和完善基层文化馆网站信息平台,加大数字文化资源的建设力度,建立健全新的数字化服务机制,将极大改进基层文化馆站的服务手段,更有效地服务基层文化,保障人民群众共享数字文化发展成果,促进公共文化服务普及化、均等化和便利化。

 

 参考文献:

[1] 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文化馆.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建设成果

[2] 江阴市文化馆.本馆介绍

[3] 王战胜.文化馆网站建设初探[J].文化月刊,2009(7)

[4] 吴江.数字文化馆建设的构想

[5] 江阴市文化馆.江阴市第十三届少儿故事下

[6] 张照龙, 接,络之三届少儿故事下

[7] 方堃.趋于整体性治理的公共文化服务数字协同研究——以文化共享工程为考察对象[J].电子政务2012(7)